李洋白吃大葱

 

挖弟综合征

大阪城地下50层的王点前,审神者趴在地上,颤抖着举起了手——

“……再刷一圈。”

“就一圈。”

“我对天发誓只再刷一圈。”

“这一圈就当练级。”

“凌晨三点还没到,我还能来一圈。”

“凌晨三点过了,为了熬夜再来几圈。”

“反正天亮了,不如再用上午刷个N圈。”

“明天周末,不如再熬夜刷个N圈。”

“半夜十二点了,我还能来几圈。”

“刷着刷着睡着了,为了补偿多刷几圈。”

“再刷一圈,我是在佛系练级。”

“我对天发誓就只刷一圈。”

……

第9把秋田掉落了。

第99把青江掉落了。

第999把小夜掉落了。

第一次地下城结束了。

第二次地下城结束了。

……

第九十九...

 

龙宫常夏【浦岛X女审】

  阅前注意:

  • 本文为乙女向,甜文,有少量玻璃渣。

  • 女审为自设。文中女审是虚构人物,以方便我保持中立写文。

  • 我写文时,能查的地方尽量搜索了,也尽量避免ooc和玛丽苏。但人无完人,文无完文,万一我力有不逮,没能做到,也希望看到的人多多包涵,非常感谢。


       早见优奈决定不理浦岛虎彻,是近几天的事。

  原因很简单,她在网上浏览时,看到了浦岛虎彻的床照。

  说是浦岛虎彻的床照,却又有点微妙。三千世界中,存在数百万个本丸,被召唤来的付丧神,更是像恒河沙一般,难以计数。照片...

上色练习,线稿来自网络。青鸟到来的时候,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幸福。

 
meteor じょん

悲伤中带着希望的歌曲,神一般的歌词。

==================================

メテオ /流星

作词:じょん 
作曲:じょん 
编曲:じょん 
呗:初音ミクAppend
翻译:MIU
by:CHHKKE

真夜中 奏でる /在深夜奏鸣的
时计のつぶやき /钟声轻语
チクタクと梦の /滴滴答答
はじまりを告げる /宣告梦的伊始
凸凹の街を /坑洼的街道
眺む云の上 /在云端远望
微かにひらめく /微弱地闪现
迷子の访れ /迷途的来访

仆らは君を探しながら呗うよ /我们歌唱著在寻找著你
远く想う声がいつか /为这遥远的思念之声
届けられるように /有朝一日能传达与你

星の流れる夜に /星光流动的夜里
北风が通りを吹き抜け /北风穿越过街道
待ち人から便りはなく /所盼之人音讯全无
明くる日を描くだけ /单单描画翌日之像
星は愿いを乗せて /繁星承载祈愿
あの空を静かに散り行き /宁静漫步夜空
仆たちは眠りのなかで /众人安睡之际
幸せな梦を见る /得见美梦降临


新たに一筋 /一心重新出发
云纺ぎ伸びる /纺织延伸云彩
キラキラ 无数の /那闪烁无数的
光が生まれて /光芒由此诞生
足音 呼び声 /足音 呼唤
谁もが目覚める /唤醒著众生
いくつの愿いを /繁多的愿望
今宵托すだろう /於今夜寄托

あなたのことは /即使不与你相见
会えなくても分かるよ /我也知道你
远い街で同じ雨に/遥远街道中同样地
打たれ伫んでる /伫立著被雨水拍打

星の降り注ぐ夜 /星光骤降之夜
雨の音 声を饮み込んで /雨声侵蚀万籁
仆たちは眠れないまま /我们仍未入眠
辉く空を见てた /凝视闪耀高空
星屑の七色と /星屑的七彩与嘈杂声
ざわめきが大地に响いて /在大地中响起
乱れ咲いた花火のように /如绚烂绽放的烟花火
空を舞う纸吹雪 /飞舞於空的彩色纸屑

外灯のストロボと /屋外闪光灯同
波纹のように広がる云 /如波纹流开的云彩
浮かぶ水 ゆらめく髪 /拂动水面 摇曳发丝
鸟たちの群れは飞び去り /鸟群飞离此处
まるで奇迹を予感し /犹如预感奇迹
飞び起きたかのような幼子の背を /围在骤起的幼孩背上
包む母の指先が震えている /母亲的指尖微微颤动
仆はただ立ち尽くし /我始终站立於此
寝ぼけながら记忆を巡る /恍惚中回圈记忆
歩んだ时间のすべてが /走过的所有时间
ここに蘇った今 /即将蘇醒於此的如今
动き出した歯车に /直到被运转齿轮
この身を夺われるときまで /剥夺去此身为止
强く ただ强く あなたを想ってる /如此强烈地 思慕著你

星の降り注ぐ夜 /星光骤降之夜
北风が光の粉を运んで /北风传递光屑
仆たちは眠れないまま /我们仍未入眠
明くる日を愿うだけ /独自祈祷明天
星屑の泣き声と /星屑的哭声与耳鸣
耳鸣りが最期に途切れて /断断续续直至最尾
音のない景色のなかで /寂静无声的景色中
终わらない梦を见る /做著无穷无尽的梦

星の降り注ぐ夜 /星光骤降之夜
小さな両手を握れば /若握紧幼小双手
星は远くの空へ /星星会朝向远空
仆らの愿いを届けて /传达我们的愿望
幸せな朝を呼ぶ /呼唤幸福的早晨

-END-

 
光るなら Goose house

《四月是你的谎言》OP,目前补番到第5集。

 

检非前VS检非后

(别管我的某一个标签是什么!……我已经崩溃了ORZ……)


检非前:

“主人!今剑受伤了!”

“哇,小朋友居然受伤了啊,好可怜。要躺在手入房间里几十分钟,一定很痛苦吧?……来这里是手伝い札和资源,赶紧拿去,我现在就接你出院……哎?什么?不好意思?没有关系的,反正我每天做任务还有多……你要什么刀装?给你一个金弓兵怎么样……”


检非后:

“主人!烛台切受伤了!”

“什么?!这里是资源和手伝い札,赶紧拿去!”

“主人!爷爷重伤了!”

“天哪我的欧洲人之证!赶快抬去手入,资源要多少拿多少!”

“主人!次郎真剑了!”

“赶快抬入手入室!”

“主人,手入室满了!”

“赶一个出...

 
Interstellar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Hans Zimmer

《星际穿越》。

浩瀚的万千星河,抵不过一句陪伴。维度不断上升的世界里,希望战胜绝望,时间超越空间,爱是凌驾一切的终极力量。

克里斯托弗·诺兰以一部科幻片的脉络,带来了一部感情片。人类的情感在影片中,是最初、也是最后的科学。


这首最经典

天涯转来的2

天涯帖子里转来的

 
TVアニメ“Angel Beats!”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麻枝准

《在海的那边》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背着妹妹来到这片花田了。

我的家乡,是一个四面环海的小镇。小镇身处海岛之上,以郁金香闻名,村外的山坡上,有一片很大的郁金香花田。一到三四月份,花朵竞相开放,村庄被耀眼的金黄色包围着。穿过茂密的花丛,爬上山坡举目远望,还能望见湛蓝色的海洋。若有风吹过,远方的海面上晃起无数光斑,就如漂浮在海面的星辰。

天空属于白天,海洋蕴含着黑夜。白天和黑夜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混合成了一种奇妙的,格外明亮的颜色。似乎只要朝着那个方向一直前进,就能走向天堂。

但海洋的那边不是天堂。听大人们说,那是与海岛完全不同的,另一块大陆。在那个大陆上,有高山,有荒原,有巨龙,有王都,还有无数能够使用魔法的魔法师。人们乘着魔法驱动的装置在空中飞行,当飞行在天空时,我们这片海岛,就会变成一块不起眼的,散落在蓝色镜面上的小小钻石。

飞行是我和妹妹的梦想。我没有坐过那种装置,但我曾无数次在睡前,想象过那种飞行的场景。蓝天,白云,风。风吹拂过我的脸庞,我眯起眼睛,逆着狂风,去看漂浮着的云彩下,那片我们的世界。世界离我远去,我像只自由的海鸟一般,在海面翱翔着,一刻也不停歇的飞行,直到世界的尽头。

妹妹与我不同,她具有飞的能力。听大人们说,总有一天,妹妹会离我们远去的,变成教堂的彩色玻璃上,长着白色翅膀的天使。天使能在天空翱翔,她不用魔法,就能看见整个世界。

但能飞的代价,就是妹妹失去了行走的能力。只能由我充当她的双腿,代她在村里行走,给妈妈送饭,或者去看村里的巫师作法。有时我也会背她爬上山坡,用我们的眼睛,一起去“看”海洋对面的世界。

海洋对面的世界,是个神秘却美好的世界。王都宽敞整洁,街道都是用白色大理石铺成的。那边的魔法师,可以用魔法合成黄金。但却没有人真正去过那里,渔船只能用于撒网,无法用于远行。每隔一段时间,村里就会有人,莫名其妙消失在这片海面。

大海是个恶魔。它用平静的外表,吞噬着人的生命。没有人能到海的那边,在他越过大海之前,就会先到天堂。

但妹妹不同,妹妹能够飞。她从小就有着飞行的潜质,每次我和她爬上山坡,海风吹起妹妹的头发。她白色的裙摆,在空中飘扬,就像随时能飞起来一样。每次我背着妹妹,穿过郁金花丛时,就感觉她轻得像随时能长出翅膀,飞离我的背脊。

能飞,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妈妈这么说时,却不断摇着头——她的眼里含着眼泪。也许是女儿飞到远方,她也会感到难过吧。

我不能飞。但我和妹妹约好了,一旦她能够飞到天空,一定要回到这里,回到这座不起眼的小岛上,跟我讲海那边的见闻,替我问来飞行的魔法。如果知道魔法,那么妹妹、爷爷……那些消失在海面,离开我们的人,将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大家手拉着手,飞翔在天空,共同看着身下这片辽阔的,美丽的世界。

飞行是痛苦的。当妹妹讲到要离开我们时,她的表情很悲伤。一个人的灵魂,永不停歇,飘荡在这片辽阔的天空,注视着自己曾经认识的、深爱着的人群,想必也是很孤独的吧。就像是夏日祭典后的夜晚,我背着妹妹,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路的那边,是永远也见不到光芒的,漆黑的尽头。

妹妹没有说话,她把头静静地枕在我的肩膀。夜虫的鸣叫,盖住了她的呼吸声。妹妹一动不动,一瞬间,我几乎以为她是死掉了。她没有飞离,而是用另一种方式,真正离开了我们。

巨大的恐惧攫住了我,我在路上飞奔起来。夏夜是如此安静,我甚至听得见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感觉得到那呼吸声下所隐藏着的,自己激烈的心跳——身边的世界,全部在离我远去:妈妈,爸爸,妹妹,还有那些村民,全部都不存在了。我背着妹妹,独自一个人,奔跑在这条崎岖不平的路上,看不见尽头,没有尽头。

恐慌驱使着我的步伐,漆黑的视界里,我跌跌撞撞,几乎摔倒了好几次。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妹妹低低的一声——

“……哥哥。”

这声微弱的呼唤,却让我平静了下来。我放慢脚步,这才发现眼前的黑夜里,已经亮起了昏黄的光芒——那是一个简单的砖房。在那个房间里,坐着我的妈妈,在我和妹妹出去时,她一定在蜡烛旁,边修补着渔网,边等待着我和妹妹归来。

我慢慢走向了房子。

……一定会再见的。

就像我和妹妹看海时,总会穿过的那片郁金香花丛。郁金香高大的茎秆,越过了我们的头顶,盖住了阳光。斑驳的光影中,我们缓慢,疲惫,却又坚定地向前行进着,直到望见那片湛蓝的海洋。

那片海洋的对面,就是希望。


------------------------------------------------------------

后记:

麻枝准在我心目中,是个神奇人物。

原先对他的印象,集中在key社三部曲,觉得是个很优秀的游戏剧本家,有着从平凡中发现震撼人心的力量,再把它表现出来的能力。

后来看了一些他的个人介绍,才知道他进key社时,想从事作曲配乐相关的工作,剧本家是类似于赶鸭子上架之类的工作。钦佩程度又上了一层。

在《angel beats》中,他总算实现了他的愿望。我接触这部作品,居然是从音乐开始的。但也足够引起我的兴趣了,听说剧本也可圈可点,打算近期找到时间把它补完。

真正能实现梦想的人,从不论早晚。


いつもひとりで歩(ある)いてた 
一路走来形单影只

振(ふ)り返(かえ)るとみんなは远(とお)く
转身回望大家已经远去

それでもあたしは歩(ある)いた 
即使如此我依然前行

それが强(つよ)さだった 
这正是我的坚强

もう何(なに)も恐(こわ)くない 
经历使我无所畏惧

そう呟(つぶや)いてみせる 
再多冷漠也是一句叹息

いつか人(ひと)は一人(ひとり)になって 
总有一天,人将学会独立

思(おも)い出(で)の中(なか)に生(い)きてくだけ 
在回忆中寻找自己的影子

孤独(こどく)さえ爱(あい)し笑(わら)ってられるように 
为了那笑容下与孤独作伴的勇气

あたしは戦(たたか)うんだ 
决定战斗到底

涙(なみだ)なんて见(み)せないんだ 
我 已不再哭泣

いつもひとりで歩(ある)いてた 
一路走来形单影只

行(い)く先(さき)には崖(がけ)が待(ま)ってた 
路途前方险峻波折

それでもあたしは歩(ある)いた 
即使如此我依然前行

强(つよ)さの证明(しょうめい)のため 
只为证明这份坚强

吹きつける强(つよ)い风(かぜ)
强风袭来

汗(あせ)でシャツが张(は)りつく 
汗湿衣襟

いつか忘(わす)れてしまえるなら 
如果可以遗忘过去

生(い)きることそれはたやすいもの 
那么生存的意义就会变得简单

忘却(ぼうきゃく)の彼方(かなた)へと落(お)ちていくなら 
但是我不愿触及那忘却的彼岸

それは逃(に)げることだろう 
我不愿逃避

生(い)きた意味(いみ)すら消(き)えるだろう 
我不愿抹去生存的意义

风(かぜ)はやがて凪(なぎ)いでた 汗(あせ)も乾(かわ)いて 
风渐消散 汗水吹干

お腹(なか)が空(す)いてきたな 何(なに)かあったっけ 
腹中饥饿 何物所持

赈(にぎ)やかな声(こえ)と共(とも)にいい匂(にお)いがやってきた 
欢声笑语中阵阵香气飘来

いつもひとりで歩(ある)いてた
一路走来形单影只

みんなが待(ま)っていた 
前方等待的是大家的身影

いつか人(ひと)は一人(ひとり)になって 
总有一天,人将学会独立

思(おも)い出(で)の中(なか)に生(い)きてくだけ 
在回忆中寻找自己的影子

それでもいい 安(やす)らかなこの気持(きも)ちは 
但是有这样安心的感觉就好

それを仲间(なかま)と呼(よ)ぶんだ 
这就是所谓的伙伴

いつかみんなと过(す)ごした日々(ひび)も 
如果有一天我能寻回

忘(わす)れてどこかで生(い)きてるよ 
与大家在一起的忘却的时光

その时(どき)はもう强(つよ)くなんかないよ 
那时我将会不再坚强

普通(ふつう)の女(おんな)の子(こ)の 
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

弱(よわ)さで涙(なみだ)を零(こぼ)すよ 
软弱地任由眼泪落下

手指画出来的神经病兔子🐰看着很欢乐

 

FREE from LOFTER

FREE from LOFTER

 
V love 25 -Exclamation- VOCALOID

很有特点的一首歌,感觉偏JAZZ风格的。旋律带感。

上网查了查发现作曲者12岁就开始作曲了,GJ……

 
导きのハーモニー 霜月はるか

霜月清澈透亮的声音,配上萨克斯,营造出的氛围千回百转,若用通感来解释,就是爱而不得的悲伤感。

有一段时间也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尤其是那句“孤独(こどく)のままに堕(お)ちてゆく”。每次听到,就仿佛看见人在黑暗中无尽坠落,却始终无法触及光。

世界上有些人,是喜爱流连于黑暗之中的,黑暗与悲伤鞭策着他们前进,他们对生命的每一寸美好太爱,以至于爱得害怕失去,要拼尽全身的力气来抓紧它们。只有活在惊恐之中,怀着痛去拥抱光,他们才能散发出最大的光亮。

太久的追寻光芒,就像一个时刻绷得太紧惧怕自己断裂的皮筋,疲惫产生了:因为害怕接触光一刹那的痛,就选择了逃避。因为害怕留不住美好,就选择不去接受。因为恐惧着未来,所以活在真空中都会哭泣。

这种人看似写的很悲壮,其实在现实中,他们中一部分人还有一个别的名字,叫懦夫。

我是个从骨子里就懦弱的人,我坦诚这一点。一个懦弱的人若连自己懦弱都不敢承认,那就不叫懦弱了,叫卑鄙。

人是要对周围负责的,这种负面情绪散发得太过浓重,说到底也是身边人的负担。所幸,我还有爱我的家人,还有耐心的好友,愿意停下脚步,让我在这里开通博客,给我推荐歌曲,问我最近看些什么书,听我罗哩八嗦地说些语不成句的胡话。

也就是这些人,给予了我勇气,让我就算生活在自我营造出的恐惧之中,也有勇气去接受,去尝试。虽然我还是很笨拙,不知道人际交往最合适的角度,但我已经努力去尝试,去传达他们在我心中的分量。

有时会显得太过热情,或者太过直接粗鲁。但我知道他们会倾听我,挖掘出我行为背后的好意,让我像猫一样露出肚子,袒露出自己最柔软的一面——人生得此足矣。

如果有爱,温暖和包容,也许连懦夫,都可以变得勇敢。

============================

后记:

自从开了lofter后,就一直在想着该做些什么。

可手实在太残,开通头几天除了点赞和转发之外,根本不知该做怎么办。偏偏ACG的大本营还没有找到,虽然很想推荐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但面对着一帮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内容根本不敢下手。更遑论展现自己的近况。

然后今天被问了书,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还是没有分享什么囧。

所幸今天看了歌单,总算勉强学会了自己放歌的方法。不知该如何展现自己的想法,想来想去,只有在歌下加上自己的感受,就像那首阿甘正传一样。

要是可以自己传歌传图片就更好了。可那些图片都不是我原创的,不知会不会出现版权问题……

希望这种方式能传递出我的内心吧。已经很晚了,祝安。

2014.4.29  PM2:00